·加入收藏

父亲节故事——与父亲不变的约定

http://sz.bendibao.com/ 本地宝 2011年5月31日 来源:百度 

父亲节故事——与父亲不变的约定
父亲节故事——爸,戒烟好吗
20年的衬衫,一辈子的父爱

  与父亲不变的约定

  又是一年一度的清明节,又是一年一次的西长安街的人潮涌动。还没到八宝山,我的心已经隐隐作痛。虽然父亲去世已是第十一个年头,可对我来说,感觉好像他就与我们在一起,好像他像平常一样出了远门。他那黝黑的脸庞,就像铜雕一样永远地镶嵌在了我的心底。我以为事情已经过了这么多年,我也早已过了知天命之年,不会再有眼泪,可当我远远撇见那西外墙,看到白墙上那满墙黑色大理石墓碑,那扑面而来的满目黄花,我不禁喉头梗咽,热泪盈眶……

  父亲1924年生于河北蓟县一个贫苦的农民之家。我的爷爷奶奶是世代农民。爷爷一生中曾有两次婚姻,大奶奶去世后留下一个女儿,我们称其为大姑,后来的妻子也就是我们的奶奶有四个儿子一个女儿,父亲是他的第三个儿子。在父亲儿童时期,爷爷在北京隆福寺唱皮影戏,奶奶辛勤操持家务,家里还算过得去。到了父亲少年时,爷爷不幸去世,留下了一大家子人,虽说大伯已经成亲,二伯、父亲正当年少,奶奶怀里还抱着老叔,家境一落千丈,生活顿时显得窘迫不堪。在那时,一个寡妇人家带着这么多儿女,生活的艰辛是可想而知的。为了贴补家用,父亲从小就去有钱人家做工,到地主家扛长活,到西山煤矿挖煤,看尽了人间的苦辣酸甜,吃尽了常人不能忍受的辛酸苦难,成就了他坚忍少言的性格。

  终于有一天,当他收工走出煤窑时,只听身后“轰隆”一声巨响,煤窑倒塌了!与他一起劳作的乡亲被埋在了窑下,一命呜呼。这件事给了他极大震动,他想,与其被压死不如到前线去打鬼子,反正怎么也都是死!因此他回到了家乡。那时家乡早已是共产党的革命根据地,大伯等人也秘密地参加了革命组织,在盘山附近打游击。父亲因此参了军,参加了著名的淮海、辽沈、平津三大战役,跟着共产党打江山,跑遍了祖国的大江南北,直到1963年转业到中央机关。

  中央机关里全是高级知识分子,这对于他这个行伍出身的人来说,并不是理想的,但他无怨无悔,默默地做着机关的事务工作。记得有一天,天刚亮,朦胧中我感到外面大雨磅礴,只见父亲身穿雨衣要出门上班,我对他说:爸,晚点去呗,下那么大雨!他一笑,然后对我说,不行,不能迟到。说着,推着自行车走进雨幕中。平时父亲总是省吃俭用,不仅自己总是一身洗得发白的军装,弟妹们的鞋子穿破了,也是他亲自缝补。至于补自行车胎、钉小板凳、修修补补等更是家常便饭。1969年中央发布号召,我们机关也建立了五七干校,是父亲组建并领导先遣小组,到江西、河南、东北等地选址。干校先期建在黑龙江肇源,后因故全部搬迁到河南沈丘县。农民出身的父亲加上军人的履历被派上了大用场。我想那时候可能是他大显身手的时候。因条件有限没有留下太多的资料,有的只是如今我们各自的回忆以及很少的几张旧照。尽管如此,我们知道生活在东北大平原有多么艰苦,也亲身体验了河南贫困县的真切。但从父亲嘴里,却从未吐露半点儿怨言,他总是说,比起旧社会,比起当兵时,现在的生活不知道要好上多少!

  1971年“林彪事件”后,父亲被调回北京,重新组建机关各部门当然离不开总务先行。部里事情千头万绪,父亲也是忙得焦头烂额。两条腿上的脉管炎复发了,痛得他上楼、走路都困难,终于到北京医院做了手术,术后几天就出院了,出院后他本应在家静养几日,但看着机关那些干不完的事情,他拖着伤腿又投入了工作。1985年他离休了,耐不住寂寞的他又到其他单位去上班,我们兄弟姐妹四个也纷纷有了自己的小家,有了自己的孩子,回家的次数也渐渐少了,直到1995年他病倒在北戴河。为了照顾病重的父亲,我们回家的次数多了,对父亲也有了新的认识。1999年11月23日,受尽疾病折磨的父亲终于离开了我们!

  也许是因为我在家是长女的缘故,也许是因为父亲31岁时才有了孩子,我和父亲之间有着很深的感情。从小生活在军营里,性格也成就得风风火火男孩一般,记得我幼时学会的第一支歌是父亲教我的“解放区的天”,后来是“我们走在大路上”,再后来是“黄埔校歌”。我从父亲身上学到的是坚韧不拔,是坚强、努力,是对共产党毛主席的绝对忠诚,对祖国的无比热爱。有这样的父亲,有这样的家庭,有这样的生活、成长环境,造就了我们直率、热忱、忠贞、诚实的优良性格,培养了我们对祖国的永远热爱,对劳动的永远热爱,对生活的永远热爱。

  在我们的眼里,父亲是高大的,是坚强的,是永远不会被摧毁,被打倒的。虽然生活中有这样那样的困苦,有难解的疑问,虽着改革开放的进程,我们生活中也出现了这样那样的问题,但父亲总是教育我们坚信党,坚信社会主义,对前途充满期待。虽然父亲和我们之间也会有矛盾,有时因观点不同也发生龃龉,但随着年龄和阅历的增长,我们逐渐懂得父亲在我们家庭中的重要,理解了他那一辈人的理想和信念。记得多年前电视台上演电视剧《激情燃烧的岁月》,剧中跌宕起伏的剧情感染了千万家庭。有一天正在观看,大弟打来电话,问我是在看吗?我答,当然。他又说,咱们家的事没拍成故事,否则比电视剧还热闹呢!

  是啊!有这样一位丰富生活经历的父亲,有众多的农村亲戚,再加上我们,生活当然是丰富多彩的。每每想起父亲生前的种种,有欢笑,有幽默,有矛盾,有痛苦,有拍桌子瞪眼跟你吵架,也有对你工作和生活的关心,缠绕在我们的心头的,是那剪不断理还乱的亲情……,去年是父亲逝世10周年的日子,我去了趟河南沈丘县,那里是当时中直机关五七干校所在地,是父亲曾经生活、工作过的地方,也是我曾经学习劳动过的地方。因当时我正值十四、五岁,正是世界观、人生观形成之际,因此对那里的感情比较深厚。我和同去的七位同学再访了当时五七干校的农场、林场,回访了当年的乡亲们,回京后据此写下了所思所感,为纪念父亲又写了短文《老父点滴事》,就算了却心中一个愿望吧!

  “十年生死两茫茫,不思量,自难忘。千里孤坟,无处话凄凉。纵使相逢应不识,尘满面,鬓如霜。夜来幽梦忽还乡。小轩窗,正梳妆。相顾无言,惟有泪千行。料得年年断肠处,明月夜,短松冈。”

  苏东坡的这首《江城子》也许真切地道出了我们思念亲人的悲戚心情。擦拭着墙上父亲的仪容,端望着他那熟悉的神态,嘴里情不自禁地向他叨唠着去年一年家里发生的事情:晨晨出国念书去了,乐乐马上就要毕业了,璐璐去年结婚了,洋洋今年也要结婚了,老爸,你放心吧。对了,你最惦记的是母亲,我妈她挺好的,弟妹们也都很孝顺,您千万不要惦记,明年我们再来看你……

首页上一页123下一页尾页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