东莞色情业遭最强“台风季” 三陪女资源流失

  与其说‘台风’,倒不如说‘台风季’更为恰当。无论从扫黄行动的密集度,还是查处力度来说,是自我从业七八年来遇到的最强的一次。

  ——东莞地下色情行业经理人表示

  在东莞大概有10多万的小姐数量。整个地下色情业和其直接、间接的关联产业,每年产生接近400亿元左右的经济效益,而整个东莞去年的GDP为3700多亿元。

  ——东莞地下色情业人士估算

  “21-23日有强台风袭击全市,请注意自身安全。”东莞某桑拿中心负责人阿威(化名)在办公室神情凝重地看着一条刚刚收到的信息。受台风“灿都”的影响,东莞7月21日下午起就狂风暴雨不断。然而,阿威明白,短信中的台风不是指“灿都”,而是意味着全市又要开始扫黄行动,因为“台风”正是东莞地下色情业对扫黄行动的暗语。

  作为依靠外资带动迅速崛起的珠三角城市,东莞曾被坊间冠以“男人的天堂”。这个称谓的由来,正是因为东莞异常发达的地下色情产业,甚至在地下色情产业发展中衍生出一套“莞式服务”,一度被捧为地下色情行业的“ISO”标准。如今,全国扫黄行动此起彼伏的背景下,在国内地下色情业地位特殊的东莞,自然不能幸免。事实上,东莞的大规模扫黄行动要早于其他城市,去年11月9日至今,东莞的扫黄行动一直没停歇过,且打击力度一次次加大。

  在调查中,早报记者发现东莞的不少市民早已对地下色情行业习以为常。而东莞地下色情产业的影响不仅仅在于行业本身,其触角早已伸向该城市的不少行业,甚至衍生出不少专门为之服务的工种,业内估算东莞地下色情业和其直接、间接的关联产业,每年产生经济效益接近400亿元。或许,这些都是政府在扫黄过程中,不得不面对的问题。

  阿丽的特殊人生轨迹

  从内地到东莞工厂,从工厂到桑拿中心、酒店,在东莞的地下色情行业女性从业人员中占了绝大部分。

  晚上10点,穿着惹火吊带衫、紧身热裤,浓妆艳抹、涂着彩色指甲油的女孩阿丽,在东莞厚街镇租住的一套30平方米公寓内,独坐在沙发上看电视。这是与她几个月前截然不同的生活,此前她在当地一家酒店从事地下色情业,因近期东莞的扫黄严打而“休假”。

  或许眼前这身打扮,很难让人把阿丽跟湖南一个贫穷落后的山村女孩联想到一起,而来东莞之初的阿丽并非这样。2005年刚过完年,19岁的阿丽就随着几个邻村的老乡到广东打工,她先是成为东莞一家电子产品加工厂的女工。此时的阿丽还很“土”,一天经常要高强度工作12小时,在衣着方面没几件像样的衣服。

  2008年5月,全球性的金融危机波及东莞,阿丽所在的工厂因为订单不足经常开开停停,她有了大量的空闲时间,同时工资也随之锐减。正在阿丽不知所措的时候,一位好久不见的工友约阿丽逛街。在见了面以后,阿丽发现眼前的女孩不但穿戴时髦,还出手阔绰,与此前她印象中的形象判若两人。在闲聊中,阿丽得知女孩离开公司后去了一家星级酒店做小姐,每月工资有上万元。

  临走时,工友告诉阿丽,长得这么漂亮可以趁年轻多赚点钱,如果愿意做这行,她可以帮忙引见。显然,已经在东莞生活3年的阿丽很清楚那位工友现在工作的性质。在回工厂后,想到每个月汇往家里那几百元还要省吃俭用,想到工友的转变,最终,阿丽主动联系了工友,成为同一家酒店的小姐,工资从原来的 1500元/月飙升至8000元/月以上。

  在过去的20多年里,由东莞提供土地建造标准厂房,由中国内地提供廉价劳动力,台湾、香港等外资提供资金、设备、技术和管理的要素组合,造就了经济上的“东莞模式”。东莞的城市地位也因经济发展不断提高。1985年东莞撤县建市,并在1988年升格为地级市,不过这是中国最特殊的地级市,没有区、县级设置,仅仅由32个镇、街道组成。

  如果中国被誉为“世界工厂”,东莞俨然是“世界工厂中的工厂”,因为东莞聚集着大量以加工制造业为主的企业,来自内地的年轻人源源不断地涌入这个城市。据统计,东莞常住人口达690万,而户籍人口仅有170万,同时还有大量未登记的暂住人口,让东莞的人口总量超过千万。

  阿丽是普通打工者中的一员,像她那样从内地到工厂,从工厂到桑拿中心、酒店,在东莞的地下色情行业女性从业人员中占了绝大部分。可以说阿丽的经历,勾勒出了很多在东莞从事地下色情行业的女性的特殊人生轨迹。

热门推荐
本地宝郑重声明: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,与本地宝无关。其原创性及文中陈述内容未经本站证实,本地宝对本文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的真实性、完整性、及时性不作任何保证和承诺,请网友自行核实相关内容。
企业文化 | 广告服务 | 关于我们 | 联系我们 | 诚聘英才 | 法律顾问 | 意见建议
本地宝 BENDIBAO.COM 汇深网 版权所有 2006-2017 ICP证:粤ICP备17055554号-1